雀巢抗过敏奶粉

雀巢抗过敏奶粉

咖啡豆里藏着上亿的可卡因。

5月6日,全球食品巨头雀巢公司因为在瑞士的工厂发现大量可卡因而冲上热搜。

据路透社报道,瑞士警方在当地时间周一晚上接到了瑞士Nespresso(雀巢的子公司)工厂的报警。警方表示,他们的工作人员在从巴西卸载咖啡豆时发现了一种不知名的白色物质。经过对白色粉末的分析,警察证明这是可卡因。

瑞士警方表示,这批可卡因重量超过500公斤,纯度超过80%,市场销售价值估计超过5000万法郎(约合3.4亿人民币)。

可卡因是一种毒品,会对人体消化系统、免疫系统、心血管系统造成损害。世界上很多国家,如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都明令禁止可卡因。上一次人们听说可卡因,是“疯子”马斯克在购买后威胁要把可卡因加回可口可乐里。这引起了一场巨大的风暴。

咖啡豆和可卡因之间的联系立刻引发关注,无数网友开始担心自己的雀巢咖啡中是否掺入了可卡因,顿时感到瑟瑟发抖;也有网友质疑,这个事件发生在雀巢这么大的公司,说明其供应链有问题;当然,也有网友站在雀巢这边,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被毒贩利用了。有网友认为担心的网友想多了,可卡因比咖啡贵很多,一小包雀巢咖啡均价不到2元。

事件发生后,《财经天下》向雀巢公司求证,对方回应称其瑞士罗蒙特咖啡厂在卸载生咖啡豆时发现了可疑物质,并立即向相关部门汇报了此事。该事件目前正在调查中。作为调查的一部分,警方已经封存并扣押了整批货物。

雀巢表示,由于警方仍在调查中,无法提供更多细节,但强调雀巢有严格的品控措施,从生咖啡豆的储存到成品的生产,全程控制。该物质没有接触过任何雀巢产品或用于制造雀巢产品的生产设备,他们的产品是安全的。

作为全球食品巨头,雀巢拥有最先进的供应链系统。按理说不应该发生这种事件。可卡因是怎么进入雀巢咖啡豆的?雀巢是否存在管理漏洞,给了毒贩可乘之机?还是毒贩太狡猾,绕过了雀巢的层层控制?

对此,业内人士分析称,雀巢很可能是“受害方”,估计是第三方运输公司的疏忽或失职,导致可卡因混入正常货物,雀巢只是贩毒所用的“大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警方仍在调查取证。具体原因尚不清楚,但这一事件再次将雀巢推到了食品安全的风口浪尖。

去年6月,网上流传一封雀巢的内部信。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雀巢在内部文件中承认,该公司超过60%的主流食品和饮料产品不符合一个公认的“健康”定义,“我们的一些类别和产品永远不会健康,无论我们如何创新”。

前脚说他的食品不够健康,后脚又爆出中国市场的食品安全事件。雀巢最近的一次食品安全事件发生在今年2月。一位消费者在购买雀巢能仁婴幼儿配方奶粉后,发现奶粉罐内有长约2厘米的絮状物。对此,雀巢坚称奶粉不会有质量问题。

2017年早些时候,雀巢中国在短短一个月内发生了两起影响较大的食品安全事件。当年7月,雀巢经销的两款婴幼儿配方奶粉被国家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列入黑名单,原因是乳蛋白深度水解配方奶粉硒检出值低于产品包装标签上标明的含量。同月,雀巢及其下属品牌宁珂有6批次、10.82吨进口奶粉因“过量使用营养强化剂维生素B2、B6、B12”被国家质检总局拒绝入境。

这不是个例。在百度上搜索雀巢被禁止入境,搜索结果有上百万条。今年2月,雀巢的绿扁豆粉因为没有经过检疫,不允许入境。去年5月,雀巢食品的甜乳清粉因霉变、腐败等原因被禁止入境。据媒体统计,2018年至2021年2月,仅雀巢旗下婴幼儿营养品品牌嘉宝,就有40批次产品因过量使用食品添加剂被中国海关拒绝入境。

此外,雀巢在全球范围内也发生了多起召回事件。最近一次事件发生在今年3月。雀巢法国公司的披萨疑似被大肠杆菌污染,导致70多人感染。多国下令召回涉事披萨,涉事工厂也被勒令停产。去年7月,雀巢旗下至少46种冰淇淋被召回,原因是它们含有可能致癌的环氧乙烷。去年1月,雀巢在美国等地召回数百吨零食,原因是意大利披萨卷可能含有玻璃碎片。2020年12月,雀巢召回了超过92,000磅的鸡肉土豆泥,因为顾客抱怨其中混入了小块硬塑料…

产业战略与品牌专家李兴民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雀巢频频出现食品安全问题,原因多种多样。从企业管理的角度来看,雀巢和其他大型跨国企业一样,在管理难度上比大中型食品企业更容易出错,因为涉及的环节多,各地的子公司和分公司,供应商和人,一不小心就会出问题。

失去了两位大佬的宝座。

雀巢的发展历史可以追溯到1866年。这一年,英瑞炼乳公司在瑞士开设了欧洲第一家炼乳工厂。第二年,雀巢公司的创始人亨利·雀巢开发了一种突破性的婴儿食品,并进入了乳制品行业。之后,两家公司为争夺市场争斗多年。

转折点发生在1905年,两家公司握手言和,合并为一家公司,后来的雀巢集团应运而生。

失去竞争对手后,雀巢进入疯狂并购的高速扩张阶段。不到十年,通过收购美国、澳大利亚等地的加工厂,工厂数量翻了一番,达到40家。尝到甜头后,雀巢通过并购,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扩大业务品类和覆盖面。成立156年的雀巢,业务遍及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雀巢、嘉宝、嫩嫩、好记、徐福记、太太乐等多个知名品牌。,其中98%来自瑞士境外。因此被称为“最国际化的跨国集团”,是食品饮料领域当之无愧的巨头。

然而,近年来,全球食品巨头雀巢也遭遇了危机。根据美国行业媒体《食品工程》发布的2021年度食品饮料公司100强榜单,2020年食品领域最大的变化是百事可乐超越雀巢,成为全球最大的食品饮料公司。去年,百事可乐的食品收入比雀巢低近100亿美元,但在2020年被超过近30亿美元。

食品工程数据显示,2020年,百事食品收入达703.72亿美元,同比增长4.78%,成为全球唯一食品收入超过700亿美元的公司。相比之下,排名第二的雀巢食品营收为677.08亿美元,同比下滑11.84%;排名第三的S食品收入为506.9亿美元,同比增长3.88%。

这一年,雀巢也失去了全球最品公司的宝座,而这正是雀巢开展业务的优势区域。根据荷兰合作银行发布的2021年全球乳制品行业20强,Lactalis的收入超过雀巢的22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乳制品公司。以2020年的销售额计算,兰德斯的年收入为230亿美元,而雀巢的乳制品销售额为208亿美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荷兰合作银行强调,由于Landris近年来注重有机增长,推进全球M&A战略,自2010年以来,通过约60笔交易扩大了商业版图,增强了在中东、非洲、北美和南美的影响力,营收快速增长,与雀巢乳制品的收入差距逐年缩小,最终实现了超车。

资料显示,Landris是一家总部位于法国的企业。成立于1933年,是全球最大的乳品集团、全球最大的奶酪制造商和全球第三大液态奶制造商。旗下拥有President(总裁)、Albany(格尼)、Lactel(兰德)等品牌,在全球50多个国家拥有250家工厂。

据了解,兰德斯计划收购卡夫亨氏天然奶酪业务等多家公司,这些公司的年总营业额约为25亿美元。如果收购完成,Landris将进一步扩大其竞争优势。

失去两个宝座的2020年,对雀巢来说真的不是一个好年景。今年,雀巢收入8年来首次跌破850亿瑞士法郎,至843亿瑞士法郎,同比下降8.9%;营业利润为149亿瑞士法郎,同比下降8.3%。

对于销售额和利润的下降,雀巢的解释是外汇因素和业务剥离:瑞士法郎对大多数货币的持续升值导致销售额下降7.9%,而出售皮肤健康公司、美国冰淇淋业务和中国银鹭食品集团等利润低于预期的业务也损失了相当一部分收入。

据彭博新闻报道,到2020年初,雀巢公司首席执行官施耐德已经领导了近24项资产剥离。施耐德在电话会议中多次表示,雀巢将出售业绩出现偏差的非战略业务。

业内人士认为,对于雀巢来说,2020年的销售和利润下滑是一个“痛苦的调整期”:雀巢正在剥离业绩不达标的业务,同时也在积极布局宠物食品、抗过敏药物等新兴消费领域。

2021年,雀巢业绩终于止跌回升,总销售额回升至871亿瑞士法郎,同比增长3.3%。对于雀巢来说,这个成绩来之不易,但竞争对手百事可乐的增长率却远高于雀巢。数据显示,百事公司2021年净收入为794亿美元,同比增长12.9%。

在中国市场受到挑战。

从业务构成来看,雀巢在美国市场的营收贡献仍然最高,2021年销售额为338亿瑞士法郎,但增速并不乐观,同比下滑0.7%。第三大市场是亚洲、大洋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去年销售额为207亿瑞士法郎,同比无增长。表现最好的地区欧洲、中东和北非去年收入211亿瑞士法郎,同比增长4.5%。

在中国市场,雀巢在2021年仅实现了较低的个位数增长。近年来,由于中国推动婴幼儿营养转型,鼓励母乳喂养,规范母乳替代品的营销行为,雀巢在中国市场的婴幼儿营养品销量下滑,其他品类的增长被婴幼儿营养品销量下滑部分抵消。

雀巢于20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市场。在进入中国市场的过程中,雀巢沿袭了之前收购本土企业抢占市场份额的做法,开始在中国“买中买”,接连收购了一批细分行业的龙头企业。

1998年,雀巢收购上海太太乐鸡精。2010年,为了在中国拥有自己的水源,雀巢收购了云南矿泉水第一品牌大山公司70%的股权。2011年,雀巢收购厦门银鹭60%股权,2011年,雀巢收购徐福记60%股权。

然而,雀巢在中国的M&A战略的结果并不乐观。在雀巢收购的龙头企业中,只有太太鸡精算得上“一枝独秀”。根据中研院公布的数据,太太乐已占据国内鸡精市场67.16%的份额,远高于乐嘉的29.38%,是鸡精行业的龙头企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除了泰勒夫人,雀巢在中国收购的另外两家龙头企业银鹭和徐福记的表现也不太好。

2011年至今,雀巢两次加持,成为银鹭100%控股股东。2013年,银鹭销售额达到110多亿元,但好景不长。2015年以来,银鹭业绩下滑。2016年,银鹭创始人陈清水卸任总裁,由雀巢高管崔武迪接任,但换帅后银鹭业绩一直没有起色。

2019年,银鹭的销售额已经低至7亿瑞士法郎,占50亿人民币。因为业务未能达到预期,雀巢命名为银鹭。雀巢表示,当年银鹭给整体业绩带来压力,2020年正式表示有意出售银鹭。

最终,银鹭被创始人“接盘”,雀巢于2020年11月底正式将银鹭的八宝粥和牛奶业务出售给Food Wise,而这家公司的控股股东正是银鹭创始人陈清水家族。

徐福记的表现也很差。2011年雀巢收购徐福记时,雄心勃勃要打败玛氏,成为中国糖智能行业第一。但是高峰期定格在2013年,销售额超过60亿,之后就一直在缩水。到2019年,营收缩水至50亿元左右。

雀巢卖白鹭的趋势一出,也有传言徐福记可能被雀巢卖掉,但目前雀巢还在努力挽救。

与此同时,雀巢的核心产品婴儿营养品近年来遭到中国竞争对手的全面封杀,拖累了其在大中华区的业绩。

雀巢旗下的惠氏曾经是国内的“奶粉一哥”,但在2018年开始走下神坛,被国产奶粉赶超。近年来,以贺飞、君乐宝为代表的国产奶粉品牌在三四线城市站稳脚跟的同时,大举进军一二线城市,抢走了不少原本属于洋奶粉品牌的市场份额。

作为传统洋奶粉品牌的代表,惠氏曾经常年把持着中国婴幼儿奶粉的头把交椅,尤其是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有着不可动摇的优势。最近两年,这一数字有所下降。除了竞争对手,业内将其渠道管理混乱归咎于主要因素。

很多母婴行业人士坦言,惠氏产品近几年没有价格优势,利润空很低,所以很多母婴店主转卖国产奶粉品牌。

2019年,惠氏旗舰婴幼儿配方奶粉S-26在华销量短暂下滑。2020年,雀巢能仁在中国市场的增长被惠氏S-26和惠氏启赋的负增长所抵消。根据欧睿的数据,2021年,惠氏在中国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的份额已经跌至第四位,前三名分别是贺飞、爱美和君乐宝。

对中国市场寄予厚望的雀巢公司采取了一项重大举措。去年10月宣布组织架构调整,大中华区单挑。雀巢强调,调整的目的是加强公司以市场为导向的商业模式,增强在快速变化的市场环境中赢得市场的能力。

不仅提高了大中华区的地位,雀巢还派来了新教练。太太乐原CEO张锡强接替罗士德出任大中华区CEO。这是雀巢大中华区时隔5年再次任命本地CEO。

据了解,张西强的风格与罗士德截然不同。按照业内的描述,张西强很接地气,不仅善于和年轻人沟通,还亲自带货离场,声称“不做Tik Tok的CEO不是合格的CEO,会被裁掉”。

不久前,雀巢发布了张西强上任后的首份季度成绩单。大中华区的业绩单独披露。2022年第一季度实现销售额13.61亿瑞士法郎,有机增长率3.4%,不仅是其五大业务板块中最低的,也是体量最小的。

至于原因,雀巢解释称,由于中国春节的影响,大中华区实现了低个位数的有机增长。由于创新的支持,调味品、即饮咖啡和糖果产品的市场份额有所增加。但大部分品类的强劲销售增长被婴幼儿营养品的销售下滑部分抵消,婴幼儿营养品的转型措施仍在继续。

对于新帅张西强来说,要扭转大中华区的局面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作者/财经天下周刊作者张

编辑/陈芳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