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男女性别鉴定

来源:【环球时报健康客户端】

天价彩礼、拐卖、单身养老等问题有望得到缓解。

受访专家:周上海社会科学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副所长。

我们的记者莱文。

中国将有3000万“单身汉”,城市中将有100多万“大龄女性”…近年来,这类新闻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随着中国进入人口负增长时代,性别比失衡更加突出,可能会给婚恋市场和人口发展带来不利影响。未来,中国的性别比失衡还会持续吗?如何解决目前的困境?

查男女性别鉴定出生性别比持续偏高。

“出生性别比”是指活产男孩数与活产女孩数之比,通常用100个女孩数对应的男孩数来表示。一般情况下,出生性别比是由生物规律决定的,保持在103-107之间。出生性别比反映的是未来人口的性别比。

性别比失衡曾是20世纪中国严重的人口问题。建国以来,我国男性人口比例一直大于女性人口比例。计划生育政策出台后,差距越来越明显。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出生性别比超过正常范围。在随后的人口普查中,女性出生人数急剧下降,出生性别比一路上升,最高时达到121.2,很多省份甚至达到130。

上海社会科学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周表示,性别比例失衡与“传宗接代”和“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落后的经济发展水平和低水平的社会保障密不可分。特别是在农村等落后地区,性别不平等仍然存在于土地分配、就业、教育等方面。父母对孩子的性别有偏好。在特殊时期计划生育的大背景下,一些人和机构的非正常干预。比如用b超等检查预测胎儿性别,然后人工流产女婴。另外,还有一个统计上的不平衡,就是有些家庭为了生男婴,不生女婴。

从1990年开始,中国出生性别比问题引起关注,进入21世纪后情况有所缓解。周介绍,随着“单独二孩”、“全面二孩”、“全面三孩”等生育政策的相继实施,以及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生育观念的改变,近十年来,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逐步下降。据统计,2021年末,我国男性人口占比51.2%,女性人口占比48.8%。总人口性别比104.9,比2012年下降0.2。2021年出生人口性别比108.3,比2012年下降9.4,但仍超出生物规律决定的正常范围。

虽然情况在好转,但长期以来性别比失衡带来的问题依然令人担忧。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出生的男孩数量异常高于女孩,这种累积效应产生了许多不利后果。周说:“由于前期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政策,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人口结构变化非常迅速,适婚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即使这几年计划生育政策有所调整,男女比例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恢复正常。”据估计,目前我国20-49岁适婚年龄组男性比女性多2500万,20-59岁年龄组男女差距超过3000万。

从城乡对比来看,农村的性别比失衡尤为严重。周指出:“随着人口流动和城市化程度的加深,人口性别比失衡在农村和城市呈现出不同的情景,主要表现为城市‘剩女’多,农村‘剩男’多。”《中国统计年鉴2021》揭示,农村男女比例为107: 91,也就是说,农村的“男光棍”越来越多。“在北上广等大城市,‘剩女’越来越多。以上海为例。大部分年份男女比例相对平衡,但由于外来女性的涌入,婚姻选择的流动性增加。自1990年以来,两地婚姻,一个在上海登记,一个在外省市登记,一直保持着较高的比例,多年来超过首次登记婚姻总数的三分之一,两地婚姻中约有80%是由外省市女性嫁到上海的,导致本地‘剩女’越来越多。”

不仅仅是“找对象难”

“单身危机”是出生性别比偏高导致的最大社会问题之一,但不是唯一的后果。性别比失衡还会对社会的稳定运行和社会伦理道德体系产生影响,影响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

新的婚恋组合。周指出,性别比失衡会导致择偶期男女适龄配偶越来越少。受传统择偶观念的影响,女性习惯找比自己大、经济条件好的男性,而男性则倾向于找比自己小的女性。随着城乡人口流动的加快,城乡婚恋市场更加失衡,最后的往往是城市大龄女和农村男。导致男女配偶年龄差距加大,“弟媳恋”和“老少配”是婚姻择偶市场挤压的结果。

彩礼居高不下。周说,当越来越多的农村妇女搬到城市结婚时,留在农村的妇女将变得“物以稀为贵”,农村男子将更难找到伴侣,这间接导致“天价彩礼”在农村泛滥。父母与女性结婚时攀比心理的膨胀,增加了男性家庭在婚姻成本上的投入。当婚姻中的经济考量越来越多的时候,正打算结婚的适龄男女可能会因为“钱”而错过美好的婚姻。

治理成本增加了。周说,很多大龄青年长期不能结婚成家,心理可能发生变化,可能给人口安全和社会稳定带来隐患,可能导致买卖婚姻、拐卖妇女、卖淫嫖娼、性犯罪、情绪等违法犯罪事件增多,影响婚姻、家庭和社会稳定。

就业需求不平衡。男性就业年限比女性长,男多女少的人口结构客观上增加了整个社会的劳动力供给。此外,在传统观念中,女性婚后要承担生育、哺乳、抚养孩子等“家庭责任”,这使得女性在职场上容易受到性别歧视。另外,随着产业结构的转型,第三产业的比重越来越高,很多更适合女性。性别比例失衡会造成某些岗位女性员工短缺。

养老压力巨大。离婚人口的增加和老龄化进程的加剧将导致更多的老年单身群体,随之而来的是养老问题的突出。周说,虽然中国的离婚率越来越高,但大多数人婚后相对稳定。所以“剩男剩女”很有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找到满意的结婚对象。无论是被迫单身,还是主动单身,都将进入“单身时代”。目前我国的养老方式仍然是以家庭养老为主,这无疑会给未来的单身一代带来很大的压力。

提倡适龄结婚,禁止胎儿鉴定。

未来中国性别比长期失衡导致的后续问题将会加剧。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晚婚晚育,甚至不婚不育,这将直接导致中国新生儿数量下降,女婴数量减少。

周说,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颁布了许多保护妇女和儿童权益的法律,坚持男女平等的基本准则,创造了尊重妇女地位的健康环境,保护了女童的合法权益。比如《母婴保健法》明确禁止非法鉴定胎儿性别,《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也明确规定严禁非医学需要使用超声等技术手段鉴定胎儿性别,严禁非医学需要人工终止妊娠。从医疗机构的角度来说,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使用是有规范的。

周认为,国家相关法律已经从根本上缓解了性别比例的进一步失衡,我们应该继续严格执行。此外,企业应为妇女提供平等的就业机会和有利于生育的环境。有关部门还应通过长期的文化干预,如海报、标语、发放宣传资料、培训、知识竞赛等,倡导男孩女孩都是一样的,让全社会摒弃“重男轻女”的旧观念,树立良好的家风和健康的婚育观念,打击天价彩礼之风。特别是在农村,要关心女孩的成长发育,从出生、上学、就业等各方面给予更多的关注和支持。周针对存在的性别比例失调的“老大难”问题提出了一些建议:

提倡适龄结婚。性别比例失调导致的“剩男剩女”问题很难彻底解决。只能尽量提倡适龄结婚,希望有限的女性在最好的年龄找到好的婚姻。择偶的时候,不要太看重现在的物质条件,更应该看重对方的人品,孝顺,上进心,三观是否一致。

放宽国际婚姻。近年来,许多地方的男人不能结婚,所以他们选择“跨国婚姻”与邻国的女人结婚。然而,在周看来,中国的国际婚姻数量仍然太少。建议可以适当放宽对国际婚姻的限制,为外方提供落户、就读、就业等方面的政策支持。放宽国际婚姻限制不仅是为了解决中国部分年轻人的择偶问题,也是中国应对人口负增长的战略选择。要把国际婚姻与引进国际人才和劳动力结合起来统筹考虑,实现多重目标。

尊重离婚遗嘱。我国传统观念对离婚持否定态度,法律也对离婚设置了一些障碍。例如,民法典对协议离婚规定了一个月的“冷静期”,法院出于慎重考虑,在一些离婚案件中作出了不离婚的决定。有时候,这对家庭和社会稳定未必有积极作用,甚至会对婚姻制度本身带来冲击。有些人选择同居而不是登记结婚,这会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婚姻是双方自愿的,离婚时也应尊重个人意愿,以保证“婚姻自愿,离婚自由”。及时化解不幸的婚姻,也可以为他人提供选择婚姻和爱情的机会,减少终身未婚者的规模。

保护单亲生育。最近四川等地出台了保障“非婚生”的政策,可以对单亲生育进行出生登记和户口迁移,这对女性生育无疑是一大利好。展望未来,单身女性的冻卵、试管婴儿等问题也能迎来曙光,单身女性也能享受所有生育保险等相关福利待遇。

本文来自环球时报健康客户端,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和传播服务。

ID:jrtt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